两性故事

说喜欢你但忘不了前任,同德女子高等学校

作者:admin 2020-01-26 12:18:11 我要评论

顾常辉点了点头,接口道:“经过三十年时间对万人坑项目的研究,博物馆在理论研究方面已经有所突破,能让我们这些外行也比较系统的理解这件事,也让我们知道考古队员的死、所参与项目的地质组的死是因为什么。万人坑是个大型的殡葬坑,长时间的密封导致里面藏了各种尸毒和过量的二氧化碳,挖掘过程中导致两种或多种有害气体泄漏对周围造成了一定的损害。起初我们以为他们死于尸毒,后来发现尸毒没有这么大的威力。”

    “至于原因得先从万人坑的背景说起,经过考证是一位王爷的墓葬,生时有卓越显著的功勋,死后除了有大量的人愿意为之殉葬之外,还有人自愿永生永世为其守墓护灵的人。那个村子里的人和周围村子的人便是世代为那位王爷守灵的人,只要有人敢动王爷的墓,他们便会动手。在查证这一点时,研究员们也查询了几个村落的历史。那个村落之前便是王爷所管辖的地区之一,起初那边兴悬棺,威望越重的人,悬棺便越高,所设的悬崖也越陡峭。他们一方面感念王爷对他们所做的巨大贡献,一方面也受中原墓葬的影响,确定土葬。利用王爷死后的头七,所有徒手挖出一个大型的墓室,然后甘愿陪葬。”

    “而历史上,该墓葬也有过不下十次的被盗或有人挖掘,最后那些人都不了了之,大概都死了。这个墓葬除了三十年前成功开展挖掘工作,并确实有过一部分挖掘之外,其他的都没有成功。而这一次的成功代价也是惨重的,当年参与的人都死了。而那几个村落的村民也汲取了教训,不再像以前聚居,而是改名换姓分散在各地生活,却时时刻刻关注着这件事。”顾常辉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当时为了让周边几个村落的村民不受影响,特地开设了优抚专线和专门的服务窗口办理他们外迁的业务,现在倒是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他们有了更为宽阔的空间发展和训练他们的后代,继续为守墓而努力。”

    褚老爷子开口道:“当时何非最后一次从村子回来时,曾找了我和我夫人谈这件事情,也第一次说出她怀的是一对双胞胎,说她过世之后一个孩子交给她爸妈,一个孩子留在褚家,并且让我们瞒着韵峰。”

    “最初也只是我们两家人的事,两家人各守着这个秘密。因为刘婉宁换错了孩子,变成了三家的事情。起初我们也曾疑惑原来是个孙女怎么会变成了男孩儿,派人去查过。知道褚铭是顾家的孩子已经是几年之后的事情了。那时候我们两家人曾经探讨过这件事,知道何非曾经跟顾首长有过联系,在留下来的书信里也提过顾首长,便跟顾首长说了这件事。”

    顾常辉说道:“那时候我太太刚过世没多久,顾道的身体又一直没有太大的起色,为了顾道的病情,这件事便一直搁轩不提。等他的身体稳定,基本能过正常的生活之后,我才把他不是顾家人的事告诉他,让他心理有个准备。同时,我们也更加的关注何非当年的事,以求早日有个结果。”

    何尊说道:“对于何非决定把两个孩子分开的原因,她当时并没有细说。但我想她如果有更好的方式,她不会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处理。”

    顾常辉:“我前几年找到过何非没有成功寄到我手上的信件,信上她倒是说了理由。守灵的那些人一旦认定了一个人就会一直追杀、下毒,直到那把人和他的亲人都杀死之后,才善罢甘休。何非不确定那些人会不会顺着她找到褚家和何家,为了保险起见,就把两个孩子给分开了。”

    何尊:“我们何家搬离望城也是何非建议的。”

    褚老爷子:“如今这事儿再说起来,这些孩子们估计都理解不了。今天我们说说的话,都是真的。”

    霍予沉问道:“当时有对岳母和其他参与事件而死的人进

行尸检吗?有没有什么线索?”

    何尊:“有,当时在医院有提取过血液和皮肤样品,也做过B超。我们也搜集过参与万人坑项目的人的死亡报告,只有少数家属配合做尸检,他们的死状都一样。具体的报告回头可以发给你们,你们可以再进行比对。”

    “多谢外公。”

    何尊看了宋子非一眼,朝宋子非点了点头,“老伴儿,你和慈颂去拿扳指过来给亲家和顾首长看看。”

    “好。”

    何慈颂连忙起身,扶着宋子非往后院走去。

    大厅内陷入了一阵沉默,剩下的三位老人都觉得一阵由身到心的疲倦。

    对晚辈而言,那只是一个故事。

    对他们这些经历者而言,无异于又扒开伤疤把之前的事又重复了一次。

    连带顾常辉也有些疲累。

    霍予沉起身到院子里透了口气,突然他神色一凛,看向房顶的方向,猛地往后院跑去。

    其他人见状均惊讶地持着霍予沉的举动。

    褚非悦起身也跟着霍予沉往后院走。

    后院里,何慈颂一手搀扶着宋子非,一手端了一个小木盒。

    霍予沉说道:“你们打开盒子看看里面还有没有东西。”

    何慈颂连忙打开木盒,里面却是空空如也,根本没有扳指的影子。

    宋子非惊呼了一声,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霍予沉眼疾手快的扶住宋子非,将她拦腰抱起,平放到她的卧房内。

    众人都被这一变故弄懵了,但他们也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就冷静下来了。

    医生给宋子非配了些药,做了针炙,宋子非也就醒了。

    宋子非醒后,看到何尊眼睛就湿了,“老伴儿,咱们女儿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

    这话让在场的人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何尊握住宋子非的手,“别担心,剩下的事孩子们会处理好的,你安心养好身体。”

    宋子非无力地点点头,精神有些差。

    前段时间的病也没好俐索,现在又遭受重大打击,她真觉得累了。

    以往,没有看到任何希望,她也不抱希望。

    现如今,事情说开了,晚辈们也都理解,大家齐心协力想把这件事给处理好,事到临头还是出了变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说喜欢你但忘不了前任,同德女子高等学校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我接了一个客人好猛,坏啪啪集百万潮...

  • 中老年职业女装,地铁上的刺激林娟第...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