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被啪哭是怎样的体验,今天你撒谎了吗

作者:admin 2020-01-26 12:18:12 我要评论

    次日。

    天空澄碧,几片薄云,随风浮动。

    一辆黑色越野车在高速上飞驰行驶着。

    车内,任玉瑶斜靠在椅子上,眉头紧锁的看着屏幕。

    白玉般的手指,一次次将填好的数字删去又填上。

    最后她一烦躁,干脆转了七位数过去。

    **

    当所有人离开后,任母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客厅发着呆。

    她宁愿不说话,也不想去房间跟任父说话。

    蔡文心发现自己耐心真的没有之前好了。

    明明以前能忍的事,如今,她却怎么也不想再委屈自己。

    ‘叮咚~’

    突来的手机提示音,把陷入沉思的任母,吓得直打了个哆嗦。

    她缓了缓神,这才从兜里摸出手机。

    这一看,不得了,蔡文心一再怀疑是不是自己眼睛出问题了,她仔细确认账号没有错。

    她低垂着头,紧盯着那一串数字,心‘砰砰砰’跳的飞快,

    “1、2、3……”

    数到后面她的手都在打颤。

    “一…一百万,我的妈呀!”

    她这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任母赶忙翻看了下,看下还有没有其他信息,可别是谁转错了。

    果然,在未读信息中找到一条任玉瑶发来的短信。

    她点开一看,

    “妈,生活费已转,对自己好点。”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有着无限关怀。

    任母拇指摩挲着手机屏幕,眼泪一点点往下掉。

    从最开始的激动万分,到现在的热泪盈眶,就在这刹那间发生了转变。

    曾经她为了能多挣点钱,晚上加班到十二点,累到站着都能睡着,那时她想,要是自己卡里有个几万块,她也不至于这么拼命。

    她不知道任玉瑶到底要多辛苦,才能挣到这么些钱。

    激动过后再看这一串数字,任母仅余下了心疼。

    **

    G市。

    再次回到他们共同的家,看到玄关处那幅自己的画像时,任玉瑶有片刻恍惚。

    仿佛,他带自己来这,就好像发生在昨天。

    可是现在……

    任玉瑶轻叹了口气,准备将门拉上。

   

; 突然,一只纤细呈健康色的手,撑在即将合上的门缝间。

    她眸光一凝,快速转身,冷呵道,

    “谁?”

    随着大门缝隙不断扩大,任玉瑶也看清了来人。

    方形脸,眉眼间隐约透露着一股子英气,肤色偏黑,简易款式的风衣,愣是穿出了几分干练潇洒的感觉。

    如不是看到她扎着马尾,任玉瑶一度以为她是男生。

    “慕叔叫我来的。”

    声音比一般女生要粗旷,不过听着还算舒服。

    矫情的女生看多了,咋一下看到这种类型,任玉瑶反而觉得更加的赏心悦目了。

    听到是慕叔介绍的人,任玉瑶紧握拳头的手这才松了开来,只是看向来人的眼神多了一抹审视,

    “进来吧!”

    话落,任玉瑶便自顾自换起了鞋,心中却是在纳闷,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要求太高了。

    慕老实在找不着人,这才派了她来。

    不是她嫌弃还是如何,而是一看这外形,打架可能还不错,但要她来照顾自己,任玉瑶觉着恐怕家里得着火。

    “慕老有跟你说过,来这的任务吗?”

    羽墨闻言,沉思了片刻,

    “没有。”

    只知道慕叔是让自己来保护女主人,还有其他什么事吗?她完全不清楚。

    她一度以为,是因为自己在所有姐妹中比较厉害才被派来的,莫非不是。

    看这情形,任玉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若有所值的说道,

    “不光要保护,还要照顾我。”

    外面的人她用的不放心,让慕老精心训练出来的人,做这些事,确实有点屈才了。

    毕竟,这些都是苏家的底牌,平时都不舍得拿出来用。

    不过,她现在也没办法,谁让小武是男的呢!特殊时期,没个女生在自己身边,真是诸多不便。

    “我可以。”

    来之前,她心中确实有几分不乐意。

    这条路,她历尽了多少困难,才达到这个高度,怎会甘心去保护一个弱女子。

    可打从见到任玉瑶的那一刻,她便改变主意了。

    也深刻的认识到,如果女主人没怀|孕,或许还真用不上她们。

    闻声,任玉瑶往前走的步子稍稍停顿了瞬,侧头再次看向女生时,眼中倒是多了一分满意,

    “在这,除了书房,其他地方你都可以随意。”

    从这一天开始,任玉瑶终于能理解那些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体会了。

    尤其当看到。

    羽墨拿着一把极薄的小刀,满脸严肃的将一条活鱼片片花开时,佩服刀工还在其次,更多的还是毛骨悚然。

    “羽墨,咱能用菜刀吗?”

    任玉瑶倚靠在厨房门口,委婉的建议道。

    她实在不敢去想,羽墨那把刀曾做过些什么。

    “用不顺手,太钝了。”

    羽墨抬起眼,看向站在门口的绝色|女子,很实诚的说出了心里话。

    然后她想了想,似是明白了任玉瑶的芥蒂,

    “要不,您别看……”

    这话,听在任玉瑶耳力,犹如晴天霹雳。

    她不说还好,这一说,不正是证实了她之前的猜想吗?

    任玉瑶瞳孔一点点放大,狠狠瞪了羽墨一眼,捂着嘴去了洗手间……

    **

    两月后,深夜十二点。

    任玉瑶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肚子好像疼了一下,等她想要认真感受时,似乎又不疼了。

    于是她又闭上了眸子。

    就在她即将要再次睡着的时候,肚子又疼了起来。

    每次持续时间不过几十秒。

    任玉瑶微簇着眉,抬手将被子一把掀开,低声咕喃着,

    “果然,还是吃坏肚子了。”

    只是这身体反射弧是不是长了点,整整两个月,才开始肚子疼。

    不过当她去到厕所,看到留下来的那一点红色时,她慌得一逼,

    “羽墨,羽墨……我要生了。”

    惊天大的声音,震响了整个宅子。

    羽墨原本就睡眠极浅,闻声,蹭一下睁开了眼。

    不到十秒,便出现在任玉瑶房里,

    “是通知白医生,还是去医院?”

    羽墨对于这种事,她是半点经验没有,满脸困惑的问道。

    “先通知白丰沛。”

    不过片刻后,任玉瑶又想起点什么,

    “诶,我还是先洗个头吧!”
相关文章
  • 被啪哭是怎样的体验,今天你撒谎了吗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我接了一个客人好猛,坏啪啪集百万潮...

  • 中老年职业女装,地铁上的刺激林娟第...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