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老人临终前女婿在身边,把校花按在桌上干

作者:admin 2020-01-26 12:21:36 我要评论

    纪琼一听程冬没有怪她,眼睛顿时高兴的眯起:“那大哥哥,我请你吃饭作为赔罪吧!”

    程冬没想到纪琼竟然这样的热情。他不禁深思起来,自己真的曾经有什么时候见过纪琼么?

    但是,把脑海中的记忆浏览了个遍,他还是记不起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纪琼,更别提什么救过她。

    对于纪琼的邀请,程冬摇头拒绝了:“不用了纪小姐。我回去吃就可以。”

    “啊,别啊!”纪琼一听程冬的拒绝,整个人顿时跟一个泄气的皮球一样。她恹恹的看着程冬。肩膀上此刻却是搭过来一把手。

    “程冬,和我们一起吃个饭吧。就当做是陪老同事叙叙旧也不行么?”段夏的突然

开口让程冬心里出现了一丝的涟漪。

    喜欢之人的邀约和别人的邀约完全是两码事。

    看着段夏笑岑岑的眼,程冬最终鬼使神差的点点头:“好。”他还是答应了。于是就有了刚才的一幕。

    三个人尴尬的坐在高级西餐厅的桌前,大眼瞪小眼,面色尴尬。好在此刻程冬的手机响起,他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飞快的起身出去接通电话。

    “喂?”

    “……嘟嘟嘟”可是,等到程冬接通电话的时候,电话那边却是传来了忙音。对方挂掉了电话。

    皱着眉头,程冬看着手机上的陌生号码。

    难道是别人打错了?

    他扭过头,看着窗明几净的玻璃后面段夏精致柔和的侧脸,心中涌现出一阵无力。自己刚才为什么是鬼迷心窍了才答应过来吃饭。现在好了,弄得大家都是尴尬到了极点。

    握着手机,迟疑了片刻。程冬才回到座位上。

    “抱歉,刚才有个电话。”

    “没关系。头盘上了,快吃点吧。应该饿坏了。”段夏善解人意的微笑,同时服务生此刻走过来:

    “三位,请问你们的牛排要几分熟?”

    “两份七分熟,另外一份……全熟吧。”

    段夏看了看程冬,最终开口。

    “好的。”那侍应生小姐退下。段夏接收到程冬错愕的视线,璀璨一笑:“我应该没有记错吧。以前你在皇朝酒吧,喝酒之前不都是喜欢要一份全熟的牛排垫肚子。所以我就擅做主张了,不会怪我吧?”

    程冬一听,当即摇摇头。只觉得此刻握着酒杯的手指尖都带着暖意。

    夏夏竟然记得他的喜好?

    他们都已经一年不在一起工作了吧?

    程冬的心情此刻变得十分的美妙,只觉得自己今天简直就是中了乐透的运气。

    一扫刚才的尴尬表情,他开始主动交流起来,说一些自己出去玩的时候的趣事,段夏有一搭没一搭的开口。但是,已经不着痕迹的把交流的空间给纪琼让出来。

    小丫头向来好奇。于是会开口问许多的问题,程冬也都一一的耐心解答。段夏笑看两人之间的交流。竟然一时间变得无所事事。

    主菜还没有到,她索性拿起自己的包:“我去一下洗手间。”便离开了座位。

    餐厅是在S市的陆家嘴。段夏穿着小黑裙,走上了餐厅外面的阳台。

    夜晚的风带着凉意,她看着楼层之下灯火通明的夜景,眼神飞忽,思绪迷茫。手臂被风吹的有点冷,段夏下意识的拢了拢自己的胳膊,下一秒,却是肩膀一沉,被人披上了一件羊毛西装外套。

    段夏一愣,回过神来,就看见了只穿着白色衬衫的陆南逸。

    “你怎么在这里?”

    陆南逸走到她身边的阳台撑着,目光也往远处眺了眺。随后才转过头:“来吃饭,倒是你……”陆南逸的眼神往餐厅里面正在和纪琼聊天聊得正开心的程冬看了看:“把人家晾在那里合适么?”

    段夏一愣,也顺着陆南逸的视线看过去,赫然就看见程冬一边跟纪琼闲聊,一边眼神时不时的往外面扫,看向她的方向。

    嫣然一笑,段夏把眼尾扫向陆南逸的方向:“别误会,是阿琼喜欢他。”

    “可是他喜欢你的。你这算什么意思?”

    陆南逸的突然的接口让段夏被噎了一下。

    顺着漆黑的灯火,她看向陆南逸黑沉的双眼,隐约可以看见男人眼底的那一簇火苗。

    他这是生气了?

    段夏微讶的张张嘴,叹了一口气道:“随你吧。”说着,就要把肩上的羊毛外套脱下来还给陆南逸。没想到男人却是在没有得到她回答的下一秒,转身就已经离开。

    来得快,去的快,仿佛出现就是为了问一句,她是不是在玩弄程冬一般。

    摸着手里的羊毛外套,段夏有些出神。过了半晌,才默默推开门,坐回座位。正好侍应生也端着主菜过来了。

    “刚才那是总裁?”程冬试探性的开口。显然,他刚才是确确实实的看见了陆南逸了。段夏身上披着的外套也是最好的证明。

    陆南逸当年对段夏的宠爱程冬是看在眼里的。他自问自己是做不到那般。可是,段夏也不喜欢陆南逸不是。或者,对方的爱给的太过窒息了呢?

    段夏轻笑的点点头:“是他。”

    只是那脸上的笑容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有些僵硬。望着托盘里的牛排,段夏的眼睛还是止不住的走神。她着了魔一般,似乎总是想起刚才陆南逸质问她的时候那冰冷的话语,还有眼底的火苗。

    不应该啊!

    段夏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回国之后,从陆南逸的生日会那天被他灌醉醒来,她脑海中就总是浮现男人不同往昔宠溺的那双冷漠的眼,心里闷的不像话。

    看着眼前香气扑鼻的牛排,段夏心口那股烦闷又涌了上来。她突然放下刀叉:“你们吃吧。我有点不舒服,想先走了。”

    “哪里不舒服,要我送么?”

    程冬一听见段夏说不舒服,手上的刀叉也立刻放下,关切的眼神看着段夏,充满了担忧。

    段夏看见程冬眼中的关切,莫名想起之前陆南逸说的:

    “可是人家喜欢你,你这算什么意思?”

    “没事,你帮我一个忙,帮我把阿琼送回家。我走了,拜拜。”她目光一刺,几乎是落荒而逃。直到坐着电梯下楼,才觉得心里稍微平静了一些。

    夜晚的风即便到了楼下也是很冷,她下意识的拢了拢身上的西装外套,却是发现一个尴尬的问题。

    这么晚,根本打不到出租。那她怎么办,要走回家么?

    “走么?”

    也就在段夏一筹莫展的时候,迎面开来了一辆法拉利。骚气的电光蓝显示着主人张扬的个性。段夏先是在路灯下被这颜色晃了晃眼,接着才看清驾驶座上男人的脸。

    又是陆南逸。

    她不禁眼中带着愠怒。

    刚才就是因为他的话,害的她非常失礼的中途离开。现在又出现在她的面前,想怎么样?是来看她笑话的么?

    “不要!”

    她踩着高跟鞋,双手拢在胸前就往前走。然而,法拉利的门已经升了上去,男人的长腿已经下地。接着,不由分说,拽着段夏就上了车。

    “哎,陆南逸,你干什么……你放开我,放开!”

    段夏踉跄着高跟鞋被陆南逸拽上了车。她当即要下车,结果陆南逸已经一脚轰开了法拉利的油门。竟然是车门没拉下来就已经开始启动。段夏被吓了一跳:“陆南逸,你疯了!”

    驾驶座上的男人,气息阴沉,握住方向盘的双手青筋暴起,显然在忍着很大的怒火。

    车子的敞篷和车门都没有关上,段夏在这简直令人心跳加速的车子里面死命的抓住法拉利的安全带,花容失色。

    直到车子稳稳的停在段家的大门前,陆南逸终于停了下来。

    “呕……”

    车子一停下来,段夏飞快的跑到旁边的花坛旁,把胃里的翻江倒海全部吐了出来。

    她弯腰一阵子,终于才舒服了一点。可是,一起身,自己整个人突然被一股巨力拉向一边。

    迷惘之中,段夏突然感受到几滴湿润的液体砸向她的皮肤。她先是一愣,随后才意识到,这是陆南逸的眼泪。

    有些懵了,柳眉不由自主的皱在了一起,段夏轻轻的叹了一声:“阿逸。”

    结果,得到的却是陆南逸猛然而至,嘶哑的吼叫:“不要叫我阿逸!段夏,你凭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可以肆意的对他忽冷忽热。想起来的时候就来撩拨他,想不起来,就把他丢在一边。

    年少的时候跟她一起玩就这样。纪西顾没有出现,他们可以玩的很开心,但是纪西顾一旦出现,段夏就会立刻飞奔过去,留下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能痴痴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

    他真的受够了,为什么总是他看着她离开?

    也许是夜色醉人,也许是之前晚餐的餐前酒的度数太高了,此刻的陆南逸第一次,露出了他包裹在铠甲里面,早就已经溃烂的内心。

    他一无所有的跟着段夏远去异国的时候没有哭。

    顶着家里停掉信用卡的威胁,去工地搬水泥养段夏的时候也没有哭。可是,等到他成功地凭借自己的双手,终于走向了世俗所说的人生巅峰的时候,他在这昔日的爱人面前,终于选择哭的一塌糊涂。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他有一千次想要哭的时候,却只有一个想要哭的借口。此刻在最爱的女人面前,陆南逸宣泄出他所有的情绪。

    只是因为,他看见段夏在那家餐厅对着程冬笑的那么开心,那么甜美。

    她从前也曾那样跟他笑过,只是这样的笑容,他已经整整一年没有看到。即便上一次他的生日会,他明明知道段夏出现只是想要看见纪西顾。即便他生气,可是他还是没有办法说出赶她走的话语。他生怕自己说出那一句之后,段夏就真的消失不见了,从此以后她就会消失在他的世界。

    这世上的人都怕他,捧他。厌恶他的说他渣男。害怕他的说是风流。可是,这都不是他。

    陆南逸心里清楚,只有此刻在段夏面前,这个卑微的摇尾乞怜的他才是真正的他。他在爱情里面,无论外面的报道写的多么的好看,他都只是一个loser。因为,他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爱情。

    头抵在段夏的腹部,陆南逸跪在段夏的面前。终于,他的身体渐渐停止了颤栗,变得沉默。半晌之后,他从段夏身边离开,一言不发的转身上车,走了。

    段夏目光复杂的看着离开的那辆电光蓝的法拉利。直到下意识的拢住羊毛西装,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还没有把衣服还给陆南逸。

    沉默地回到房间,坐在幽暗之中,耳边回荡的是《歌剧魅影》里面的主题歌。

    段夏的目光有些飘远,想起了过去在国外的这三年,她和陆南逸的点点时光。

    久远之后,她突然自嘲一笑。众人都笑她糊涂,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再遇见像陆南逸这样,对她这么好的人了。

    可是,对于爱情她根本将就不了。她喜欢纪西顾,那么喜欢。喜欢到她后来的人生几乎都是为他设计,又怎么会甘心放手?

    手指下意识的插进西装口袋。段夏却是一愣。

    而后,她望着从陆南逸西装口袋里面摸出的那半包烟有些恍神。

    她最爱抽的万宝路女式淡烟。

    在国外的成名史,她也不是一帆风顺。压力很大的那段时间她染上了烟瘾。每天抽好几包万宝路。陆南逸那时候劝她多次都没有效果。她每次都说会改,可是还是忍不住。

    后来,陆南逸就收了她的烟,只给她留下打火机,说是以后烟都放在他哪里,她想吸烟的时候问他要就可以。只是,那个傻子哪里知道没有以后……

    青葱的指尖又一次点起一根万宝路,烟盒子里面只剩下半包,说明主人也抽的这包。段夏有些难以想象,一个大男人拿着烟卷极细的女士烟出现在社交场合的时候是多么的格格不入。

    陆南逸都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的么?

    陆南逸的烟点在段夏的手上,另一边拿着余笙药包的薛梦甜却是手机从刚才就被自己的母亲给扣住了。

    “你个蠢丫头,怎么别人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自己不会动脑子的么?”

    刘清拿着那个药粉包,看着躺在床上默不作声脸色涨红的女儿气得半死。

    “你为什么不动脑子想一想为什么别人不找别人偏偏找你,还不是你脑子蠢?竟然敢这么直接的打电话给程冬,你是脑子坏掉了么?”
相关文章
  • 老人临终前女婿在身边,把校花按在桌上干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惩罚女朋友最疼最污的方法,东京纯爱...

  • 闺女你的奶真好吃,人善被欺的说说...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宝贝我能不能把尿在你里面,世界上最...